But I’ve got a lot to tell ya.
A LOT.

【超晨】忽然之间

现实向,≪不能说的秘密≫后续剧情,全文虚构。

文名是一首歌,也是B站上一个超晨衍生剪辑的BGM。

受到一个非常喜欢的文触影响,清水暧昧风。

HE,短篇完结。

“我为什么总在非常脆弱的时候,怀念你。”
——≪忽然之间≫

第一次打板后,李晨的目光始终落在手捧飞机模型乐滋滋的邓超身上,恍惚中仿佛能看到他一会儿失落的样子,只是想着可以尽快结束才好。

不出所料,所有安排被宣告后,对方的脸色由浅变深,由平静到复杂,嘴唇紧抿,目光不知往哪里放。就算是承受能力再强,也还是好一会儿没把神给缓过来。

这份并不是发自内心的愉悦心情在瞥见邓超眼里隐隐约约的泪光时霎刻打住。他恰到好处地招手示意摄影机停止拍摄,身旁的Baby赶忙会意向导演组借好纸巾,兜转递来,最后经由自己传到那个他认为的似乎无坚不摧的人手中。然后一向敏锐的触感告诉自己,对方反过来用两指轻轻捏住自己的拇指,左右晃了晃。

李晨的心就这么一动,唇角弯起不明显的弧度,他知道邓超已经调整好了情绪。

这天的聚餐,那个人只现身与大家喝了几杯,调笑一番后便匆忙离去。其余六只面面相觑,虽欲起身去挽留,却都找不到合适的理由,话语就那么哽在了嗓子眼中。最终还是陈赫开了口,晨哥,不然我们改天再去铺子吃小龙虾吧。

被提到的人拉开椅子微微点头,朝兄弟们歉意一笑,后者立即会意。

晚风带着初夏的暖凉融合,天空铺开珠灰色,婉妙而沉重。

邓超甩掉经纪人,压低帽檐独自一人熟练拐到酒店附近的河畔。抽身后心中却不免后悔起来,啊,应该再多逗他们笑一下的。挺直脊腰,屈伸夭矫希望重新振奋精神,最终眯起眼长叹一声,向后倾身把重量全都交给脚下的草坪。他知道,真实的自己并没有节目上表现出的那样神经大条。

天昏地暗,世界就像抛弃掉了一切,开始悲恸。邓超将手围成环放至脑后,随意地吹着口哨,刚出声便渐渐小了下去,心底被闷意包裹蹂躏。思绪无意识掠过妻子儿女,心中安定了些。但还是不免想起今日慌乱而惊险的经历,最后,是李晨帮自己救了场。

他们相识十多年,关系不深不浅,却不能草草说事。第一季时集结跑男所有兄弟,他脑海中多次出现这个名字,同时交际圈层层筛选,敲定了原本的七只,现在,已经有了无数兄弟姊妹,共同携手走过二十七期。虽然互动不多,彼此之间没有那么联系密切,好像没有所谓的情深意重,总是因为能力而被分隔两队,甚至还有人传闻不合。

但那都不重要,邓超心里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只要现在能见到他,便足矣。

借助熟人转折颇多的指路及自身的判断赶到的时候,昏暗路灯下的邓超早已阂眼浅眠,唇口有频率地一开一合。踮脚猫腰,避开干黄易碎的枯草,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单臂撑地缓缓下坐,刚抬头思虑着怎样洽谈,肩上一紧,眼前的深蓝夜空却于很短的时间内闪现为黑色,随之而来的,还有熟悉也陌生的温热体息。

背对晃眼路灯,对方放大的脸显得有些模糊,可见度中一双炯亮的明眸直直盯向自己。李晨呆滞的大脑略了三秒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躺倒在了地上。

Hey,man.

不知对方是不是恶意压倒自己,但这句话绝对是犯规。邓超心想愿望实现得真够快,看来老天还是很眷顾良民的,低低开口后又饶有兴趣地看着平日总爱带头欺负自己的人。对方出乎意料地没有反抗,只是丢出一句跑题的话。超儿,你发音有问题。

……那是因为你没听出来我纯正的纽约口音,正常。顿了顿声,发贫地把对方的话堵了回去,自己却先咧嘴笑出了声,眼角纹路细小向外延伸,反问对方一句违心的话。怎么,没事跑出来瞎溜达?

李晨的太阳穴突突地跳,虽被这么对方压制,但感受不到一点攻击性和戾气。邓超此刻的声音柔柔和和,也有些哑,带了平日的轻佻感觉,可还是有哪里不一样。

错,我是来找你的。避开对方话里的玩笑成分,抬手握住邓超的手腕,皱紧眉认真回答。今天该说对不起的是我们,你不应该有心理负担,这点我想你明白。

对方只是轻笑一声,光影中解脱似的摇头又点头,一翻身仰卧在他身旁。

再度见面时邓超是戴着墨镜蔫头耷脑地被江一燕用轮椅推出来的。

听到朋友们的掌声以及欢呼,邓超条件反射迅速弹起带笑朝这边伸臂,好像有点刻意,又似乎是无心之举。李晨不禁回想起那个夜晚,二人无言许久,而打破沉默的是面前这个表情显得一如既往没心没肺的人。

呼,感觉温度变低了点啊。身旁的他坐起身子甩动胳膊,故作轻松。要不咱今天撤吧,晨儿?李晨起先没吭声,双掌重叠相对摩擦,轻咳了一声表示自己有所动作。邓超愣怔住,偏头看去,攀上自己臂膀的对方的十指,骨节分明,力度不轻不重帮自己纾解按揉。

最后还不小心踩到你手了来着,别太介意啊。平日说话理直气壮的大黑牛此刻有些吞吐,好像是感觉到了空气中浮动的尴尬,但也没有顺着他的话而离开,只是也借力立起来。如果冷的话,可以考虑和我一起回去,然后……再见见他们?开口后,李晨瞬时开始质疑起自己提不起气来的原因,手心渗出些细汗。

无名的感情丝丝缕缕缠绕在心头,邓超的眼里泛着柔和。借自己高出那么一点的优势,握住一只还在小心揉动的手,抿抿唇便将额头抵上李晨的肩,长长吁出一口气,把疲惫和闷意抛之脑后。

忽然之间/天昏地暗/世界可以忽然什么都没有/我想起了你/再想到自己/我为什么总在非常脆弱的时候/怀念你

晨儿。

……嗯?我在。

我明白/太放不开你的爱/太熟悉你的关怀/分不开/想你算是安慰还是悲哀/而现在/就算时针都停摆/就算生命像尘埃/分不开/也许我们反而更相信爱

答应我,一定要做永远的好兄弟。

扑哧,怎么突然说上这个,你不生气了吗。

因为已经习惯和你呆在一起了啊,还问我?这有什么好生气的。

成成成,你个傻瓜。

只有邓超发现李晨不在状态,等他回过神来时自己正说着不顺溜的粤语。

对方似乎清醒了过来,一如既往走上前捂住自己的嘴,一如既往对自己嫌弃着说闭嘴,一如既往被自己的瞎闹乐得弯腰大笑。

只是忽然之间,好像有什么悄悄改变。

评论(9)
热度(28)

© TOP.E | Powered by LOFTER